澳莱国度五代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3870|回复: 41

『Tetiaora』— ┊荒岛求生体验区┊ 捕猎区

[复制链接]
我的人缘0
未结剧目0

1

年龄

0

金钱

0

剧目
职业成就
0 级
故事历程
0 段
潜能创造
0 值
持有产业
0 套
交通工具
0 类
发表于 2018-9-6 23:58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场景地点
地点图片: -
地点介绍: 要小心捕猎区地面上被荒草树枝掩盖的捕兽夹
本帖最后由 城建局 于 2018-9-7 00:17 编辑

要小心捕猎区地面上被荒草树枝掩盖的捕兽夹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我的人缘3
未结剧目0
发表于 2018-9-18 23:04:4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——沈瑾之&海想想
那日分别以后便再也没见过面,一边与男伴周旋应付,一边想着怎么才能把这个莫名其妙的求婚揭过。然而一场恐怖的灾难席卷而来,众人慌乱的逃窜,被怪物抓住的人难逃一死,亲眼见到有人被抓住,鲜血洒了一地。

被一把抓住手逃离那个地方,只是疏于锻炼又娇生惯养的沈瑾之无法承受这样的环境,在一夜野外露宿以后便发起了高烧。抱紧身上的衣物,男人时不时的关心都让沈瑾之有些愧疚。

路过一片荒地时感觉到脚上传来的剧痛,尖叫了一声跌倒在地上,害怕无措和绝望,还有被尖锐疼痛折磨的神经,终于没有忍住泪水,耳边传来草丛中窸窸窣窣的声音,吓得白了脸色。

男伴试图拉起自己,脚上的疼痛让她说什么都不肯再往前走,他终于受不了她的脾气,转身独自离开,将她留在原地。

即使可以理解他不想带上累赘的想法,可他毫不犹豫的模样依旧让她感到绝望。望着眼前一片看不到头的荒野,被捕兽夹擦伤的脚踝还鲜血淋漓,血液已经有些干涸,害怕引来野兽。

双手撑在地上往不远处那棵树后挪去,不远地几步路,却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,一路蜿蜒的血迹,被磨得血肉模糊的手掌嵌进树枝碎血,然而此刻已经失去处理的力气,背靠着树急促的喘息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我的人缘1
未结剧目0
发表于 2018-9-19 08:55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{阿布是在球场捡到的幼猴,本地没见到过猕猴群,想是别人带上岛。主人不知去向,快冻死的时候被自己捡了回来。小家伙机灵,简单技能掌握很快。}

阿布,上去,摘。

{出门寻水的功夫,竟是在丛林里找到一棵野葡萄树,对于身处灾难之中的求生者而言,犹如一丝希望曙光照进无际的黑暗歧途,有了些盼头。}

{最后还是留了下来....逮方媛错过了上船时间,同时也连累了纪医生。得亏举办方当时留了相当一部分物资。这几天三人才熬过。}

啧...好酸。

{犒赏般摸了摸小猴的脑袋,并递了一小串葡萄给它。也吃了一颗,酸到眯起眼睛,暗自安慰,野葡萄营养丰富,补充些糖分也好。}

{收获颇丰,也顺利补给了溪水。想着距离天黑还有段时间,不如去营地附近的捕猎区碰碰运气,印象中哪里有布置捕兽夹,没准能捡到被抓的野兔、野鸡。}

{这样想着,一人一猴踏上“征途”。这个小岛蛮荒程度极高,除了几条人为开过的道路,都是荆棘和陡峭的山峰。有些地方垂直甚至到了80°以上的险势,而且爬下时还要担心是否会被竹子插到脚心。}

{掸了掸攀附时手掌爬上的蚁虫,已经查看了几个地方,可能是太偏僻了,一无所获。索性看着捕兽夹不大,拆了俩个捕兽夹丢进包里,想着放在营地周围,有一定的防护作用。}

{阿布忽然在远处树上大喊大叫,似乎是发现了什么。走近,看去草野的血迹,警惕马上提了上来。从血迹的颜色看,似乎是新血,顺着血迹慢慢往前靠近。此刻天色渐暗,越往深林,越不见天日。也不敢开灯,只能凭借依稀错过树叶的光线来观察。}

{对方还有起伏的呼吸,不过因为不知道是丧尸还是人,不敢轻举妄动。眼神示意阿布,阿布跳到她所在的树上,见树下人没有动静,这才从丛林里走出来,靠近。}

瑾之?

{看清楚树下的是谁时,惊诧不已。连忙上前将她稍微扶正,手指按了按脖颈的动脉,脉搏微弱。有一刹那慌了神,危机关头,马上又让自己冷静下来,赶紧翻找背包,希望能找到有用的东西。}

你和我说说话,不要睡,没事的,没事的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我的人缘3
未结剧目0
发表于 2018-9-19 11:38:29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天色一点点变暗,因失血而感到寒冷,太阳下山之后带走了所有的温度,冰凉的身体仿佛连血液都停止流动,方才还能在一片寂静当中听到如鼓的心跳声,此刻心跳缓慢下来。

呼吸有些微弱,眨了眨双眼,透过鸦青的长睫看到远处隐约的双腿,身体颤了颤,却已经失去反抗的力气,也许是感染了莫名病毒的怪物,也许马上就要交代在这里。

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突然厌恶起扣在手指上的那枚戒指,就着湿滑血液将它拿了下来,沾染了血迹的戒指不再闪亮,滚落在脚边的血泊里。

就算死,她也不想带着不属于他的标记。

闭了闭双眼,听见头顶某种生物的叫声,头皮有些发麻,惊恐万分却无法逃离,泪水顺着脸颊滑落,滴落进颈间。

听见熟悉的声音,还以为自己在做梦,睁了睁眼,依稀看到他的脸颊,扯了扯唇角,低声撒娇

“我好冷....”

不确定这是幻觉还是真实,只是凭感觉朝他表达着依赖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我的人缘1
未结剧目0
发表于 2018-9-19 12:32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{创口贴暂时用不上,创口闭合帖?试试吧。对还有止血粉剂、碘伏棉棒、绷带...所幸急救包的东西还算齐全。}

{将瑾之揽入怀,用唇抵着她的额梢测了测体温。额头发烫得厉害,四肢如冰,很担心她是既失血过多,又因炎症引起的发烧。}

{水壶里的水没有经过消毒,喝它和在丛林陷入脱水一样危险。当下能补充能量的....对,葡萄!}

{将青涩的野葡萄剥了皮送到她唇边,她的意识不是很清醒,只能吃将葡萄汁涂抹在她干涸的双唇,效果不佳。}

{危机关头也顾不上男女有别,只能是先嚼烂了葡萄,吻上她本能在抵触的唇瓣,舌尖撬开紧闭的贝齿,酸甜的葡萄汁顺着溜溢,葡萄香味在口腔蔓延。}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我的人缘3
未结剧目0
发表于 2018-9-19 12:44:2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唇上的湿润,让她本能的皱起了眉头,半阖着眸看不清他的神色,只是凭感觉伸手触碰他温暖的身体,冰凉的双手触碰到热源,低哑的喟叹了一声。

“抱抱我。”

开口要求他给自己取暖,或者是在此时此刻想要一个拥抱,来自于他。意识到自己情况的严峻,也许没有生还的可能,想要凭感觉拥抱他,也许在他怀里死去,是最好的结局。

被他搂入怀中,身体缠上他的身躯,唇上的湿热,终于摄入水源,被酸涩的带着果香的液体惊醒,本能的含吮他的舌,索要更多。

搂着他的颈,就着夜色看见他近在咫尺的双眼,找回些神智,为这样亲昵的距离感到受宠若惊,却分不清他是迫于形势不得不做,还是带有暧昧的亲昵。

“想想,我好冷。”

闭了闭眼,贴着他的唇,轻声呢喃着,出门时穿着保暖的衣物,然而此刻并没有什么温度可以被维持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我的人缘1
未结剧目0
发表于 2018-9-19 13:30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{明明是未成熟的酸葡萄,为什么恍惚间有一丝迷醉的感觉?近距离呓语产生的语息,蓦得染红了面颊。幸好是在黑夜里,不会被发现窘迫。}

把手揣我怀里,除了冷,还有哪里不舒服?

{收回一时刻的心猿意马,理智让自己把心事沉下,分析此刻俩人的处境。血腥味无疑是对夜间捕食者最好的引诱,而且伤势不处理的话,担心会伤口感染。}

乖,把这个药片吃下去。

{让她口服了对乙酰氨基酚,有退烧效果的止疼药。又把外套给她,让瑾之可以抱怀里取暖。}

阿布。

{将手电筒递给阿布,一人一猴配合默契,它举着手电痛,自己则观察她脚上的捕兽夹。最怕是造成二次伤害,必须一步成功。}

{因为刚才有拆过捕兽夹,大概是明白这个咬合力。苦恼的看着没入肉骨的铁牙,抬眸,与她对视。}

我会处理好的。乖,闭上眼睛。咬着我的衣服,我怕你会咬到舌头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我的人缘3
未结剧目0
发表于 2018-9-19 20:56:4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脚上的疼痛时不时折磨着神经,不敢想象一向怕疼娇惯的沈瑾之是如何忍到现在的,艰难的吞咽着他递来的药片,苦涩的味道让人几欲作呕,浑身无力,发冷,疼痛,口中酸苦的复杂味道,都让她觉得天要塌了。

“我会死吗?”

看他低下头查看自己的伤势,低声开口询问他。其实清楚的知道,在野外被生了锈的捕兽夹弄伤,在没有任何急救护理的情况下,失血低温发烧感染,都能要了她的命。

更何况...现在岛上那些吃人的怪物,随身携带的病毒,被咬到就会变成那样吗。即使他们行动缓慢,她这样,也只能是他的累赘。

看着他的眼眸,点了点头,闭上眼咬住他肩膀处的衣物,捕兽夹被打开时的剧痛,忍不住从喉中溢出的尖叫声,一瞬间泪如泉涌,喘息着趴在他怀里。

努力控制抽噎的声音,怕引来夜晚的捕食者,抱紧他的身体,低声不停叫着他的名字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我的人缘1
未结剧目0
发表于 2018-9-19 23:39:3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{没有手套、没有钜子,最后硬着徒手把捕兽夹掰开。心念着不能让她再受二次伤害,拼尽了全力。乃至于解困时掌心、手指皆有被刮伤和刺破的伤痕。}

{亲吻她面颊上渗出的汗珠和泪水,安慰着说没事了,与此同时迅速将碘伏棉棒撕开,擦拭她脚上的伤口消毒,然后是贴上创口闭合贴,再是将绷带缠上。}

{处理完她的脚伤,看着满是血污的绷带,起初有些担心,后知后觉是自己的血,也就松了口气,继续安慰她。}

不会有事的,就算地球毁灭,我也会挡在瑾之面前,替你挡下陨石。不要胡思乱想,你睡吧,我守着你。

{亲亲我的小公主的眼帘,心疼她这些天究竟经历了什么。又生气那个要娶她,又没有照顾好她的男人。}

{简单包扎了手上的伤,随后将外套铺在地上,让她可以躺下。不至于压着树根。晚上行动无异于自寻死路,幸好俩人这个位置也不差,有山峰天然的屏障,也不接近水源,不会有太多的生物路过。很适合栖息的地方,大概也正因为如此,被人安放了捕兽夹吧。}

{把手给她做靠枕,她枕着往怀里凑时,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就好像以前也曾经历过这些。开玩笑说。}

我觉得,我们上辈子可能认识。所以今生,我对你特别的感觉亲切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我的人缘3
未结剧目0
发表于 2018-9-19 23:51:1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低下头看着血肉模糊的伤口,和他鲜血淋漓的手掌,心脏绞痛起来,愧疚她的任性给他带去这样的伤害,好像从来都是对他无限索求,却从来不回报什么。心疼他此刻受的伤,想要他先给自己包扎,他却率先处理她的伤口。

咬着唇,强忍着钻心的疼痛,不愿再扰他心神。亲眼看他给他自己包扎完才放松了紧绷的神经,失去了力气差点失去意识。

模糊间感觉到眼帘出温柔的亲吻,被他搂在怀中,身下是阻隔了地面的外套,蹭在他怀中,搂着他的腰。

耳边传来他温柔的保证,言语间是她不可承受的沉重,心被紧紧揪起,低声开口

“想想,我不想嫁给他。他把我丢在这里的...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游客
请先登录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澳莱国度五代 ( 粤ICP备14022677号 )| 亚丁云旗下站点

GMT+8, 2021-1-18 00:13 , Processed in 0.044634 second(s), 150 queries , X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